各地相继出台暑期托管服务,你怎么看?

2021-08-26 09:55:25

日前,北京、上海、武汉等地相继出台暑期托管服务,由学校面向小学生开展托管服务。有人认为这是对课外教育机构一记重拳,为学生提供了合适的暑期去处。也有人认为这可能导致进一步延长老师的工作时间,牺牲了教师原本的寒暑假福利……

一项教育政策的提出,着眼于解决家长学生需求的同时,当然也需综合考量各方因素,使政策能够顺利推行,其中就包括顾及以班主任为代表的教师群体的职业幸福感。针对以上问题,本期“圆桌”邀请了校长、班主任、家长共同探讨暑期托管服务应如何设计和执行。

主持人:本报记者 刘丽 钟昕 陈萌琪

参与嘉宾:

蛇口育才教育集团育才二小校长 龚振

平湖中学校长 毛展煜

南湾学校班主任 田丽

从服务群众的角度出发

主持人:一直以来,寒暑假都是师生放松心情、调整状态的时机,也让师生拥有了一段较长的可以自由规划的时间。日前,北京、上海、武汉相继推出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,让小学生在学校过“暑假”,对此大家认为是否有必要?

龚振:按照“民有所呼,我有所应”的要求,努力解决好群众在教育领域的操心事、烦心事、揪心事,是党和政府在制定教育公共政策时一直坚持的价值取向原则。北京、上海等地相继出台暑期托管服务,北京更是将其列入推进“我为群众办实事”系列实践活动之一,确实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、办人民满意教育的宗旨。

毛展煜:此举既是政府关注民生的体现,也是整治、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配套措施。从家长层面看,这确实能让一些双职工的家庭解决假期看管难的问题,有其必要性。

学生应有更多社会实践的时间

主持人:对学生而言,暑期待在学校里参加活动,既保证了安全,也能缓解频繁参加各种辅导班的压力,但也有人认为,孩子终究需要一段心情放松、自由安排的假期时光,暑期继续留校对此不利,大家怎么看?

毛展煜:站在学生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,除了接着天天到学校的审美疲劳之外,还有参加托管之后的体验感问题。从大学习的角度去看,学习场景、学习群体、学习空间、学习方式的变换,对学生的成长有益。通过适应不同的环境、空间、群体,采用不同的学习方式,有助于学生养成终身学习的习惯。我认为,暑假是开展研学、自学和社会实践、职业体验等的最佳时机,应该将更多时间用于让学生增加对社会的了解,增强实践能力,发展自己的爱好。如果寒暑假都呆在学校,等于是把学生与社会隔离开了。

陈女士(二年级学生家长):考虑到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,托管服务不会成为我的首选项。正常的学期内,孩子每天在校时间约占三分之一,整个生活都是围绕学校展开的。长时间在校学习,对她身心健康都会造成压力,好不容易放暑假,不应该把她继续“困”在学校里。即便因为上班没时间陪伴孩子外出旅游,我也倾向于给孩子报一些学业之外的培训课程,让孩子陶冶情操。但如果要求学校提供类似的服务,师资力量不一定能跟上。

需充分考虑教师职业特点

主持人:有句话在中小学教师中很流行:“寒暑假不是放假,而是疗伤”。暑期托管服务无疑会增加老师的工作负担,也因此在网络上受到一些教师的“吐槽”。站在教师的角度,如何看待这个问题?

田丽:暑假对于很多老师来说,就像是幸福加油站、积极打气筒、精进修炼场、身心疗愈丸、治病续命汤……暑假是用来进修的,平时被各种事务性工作缠着,学习进修很难实现;暑假是用来续命的,身心疲惫了一个学期,就靠暑假来休养生息备战下学期了;暑假是用来看病的,颈椎病、腰间盘突出、甲状腺结节、声带撕裂等各种职业病,平常难于请假,只好趁暑假治疗或手术了……如果一个教育者的身体撑不起梦想,他还能教出多少精神明亮的下一代呢?

王老师(小学班主任):中小学教师的工作非常特殊,要管的事情太多了,包括但不限于教学、家校沟通、学生素质教育等,繁琐细碎,很容易疲劳。所以一线老师大多还是很希望能有一个较长的假期放松调整。如果暑期仍要管理一大群学生,部分教师可能会因为缺乏足够的休息调整,导致教学质量、教育学生的耐心乃至教育热情出现问题。

政策实施需考虑更多责任主体

主持人:面对暑期托管中家长有需要、教师难承担的问题,该如何协调解决?

龚振:任何一项新政策,推出之时都需考虑与现有的法律规章配套。暑期托管问题让教师群体吐槽,原因之一就是这方面考虑得不够。正如一些专家列举的,这项政策与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》关于劳动时间的规定、《教师法》关于教师享有寒暑假带薪休假的规定存在冲突。另外,在政策制定的过程中,是否充分征求了双职工家长与中小学教师的意见,也值得讨论。

毛展煜:暑期托管,学生到校,学校自然而然地又增加了责任,首先就是安全责任的问题。托管时的学习内容,目前也没有完善的规定安排,不同学校在托管期间会提供不同的活动内容。承担社会责任和教育使命,学校当然责无旁贷。但如果每出台一项教育政策,首先就把责任压在学校身上,恐怕也不合适。具体到暑期托管服务,是不是必须由学校来完成?社区、社会公益机构、各类志愿者组织、各种面向公众的场馆等,也都负有一定的教育责任和社会责任,是否能够提供支持?

协调各方关系是推行服务的前提

主持人:教育确实是一项系统工程,需要家庭、学校、社会相互协作。针对暑期托管服务,从协作的角度看,大家有什么思考和建议吗?

龚振:一项好的政策必须充分协调好各方关系,才具有可行性。就暑期托管政策来说,必须调适好目前在教育中存在失调的几个关系:学校的教育功能被扩大化,承载的职责过多;家庭教育的功能被简单化,一定程度上成了学校教育的附属;社会教育则一直缺乏系统性。应该明确学校、家庭和社会教育各自的角色和职能,守住责任边界,才能形成叠加效应,取得最佳的整体育人效果。

田丽:老师们并不是看不见群众的困难,而是希望相关的政策制定者考虑到老师也是群众,也需要被看见,也需要被听见。心中有光,才能照亮前方,心里有爱,才能爱别人。一线教师心中的光与爱需要得到大家的尊重和守护。

王老师:学生在学校是完成假期作业还是自由活动?需不需要像平时一样遵守班级常规?我认为要推行这项政策,首先要结合实际,制定具体详细的规定和计划。

陈女士:我有一个建议,可以动员大学生作为提供服务的主体。这样既为其提供实习实践机会,也可以为孩子创造和大哥哥大姐姐交流的机会,激发孩子对大学生活、专业知识的兴趣。最后,这项服务应该成为社会辅助性的兜底服务,为真正有需要的家庭提供援助。